瓦肯鹽焗又橙

我炸裂躺平

Vanitas Mundi:

【Theseus Scamander给Newt的信,片场道具正片未收录乐高版有】

Well, little brother, 

好吧,弟弟,

I don't know how much you have heard wherever you are about what's going on in jolly old Europe but this chap Grindelwald has been making a lot of noise since you have been away.  

我不知道你都去过哪儿,也不知道你对亲爱的老欧洲正在发生的事了解多少,但是从你离开之后,这个叫Grindelwald的家伙闹了不少动静。


Charismatic blighter, but the Ministry doesn't like him and nor does the International Confederation.  

很有魅力的混蛋,但是魔法部和国际联盟都不喜欢他。


He has upset a few of the big wheels and he's gone underground. I have been chosen to go away and ferret him out. _______ at the chance to be picked, actually, because the whole _______ want to be on this case and it's taken some _______ hard work to reach this status.  

他惹恼了好多大人物,已经潜逃。我被选派出去追捕他。其实对于有机会被选上我【_______】,因为整个【_______】都抢着要跟进这个案子,费了【_______】的努力才达成现在的局面。


_______ wishing you well - wherever you are. _______ whatever beastly quests you are undertaking! 

无论你在哪儿,【_______】无论你在进行多么凶残的野兽探险,【_______】希望你一切都好!


Best regards,  

最好的祝愿,


Theseus

忒休斯


来源:http://www.snitchseeker.com/harry-potter-news/newt-scamanders-brothers-letter-reveals-grindelwald-search-possible-films-casting-106135/

【夹带私货】

顺手翻译可能有偏差请看原文。个人感觉都市传说战斗英雄Theseus还挺活泼。以及国联内部好像也撕的厉害,水颇深。

【原创】【Gramander】错误假想(arranged marriage!AU 甜 一发完)

尖叫)啊啊啊啊啊啊啊

Monsterg:

群里聊天突发脑洞:想看旁人默认他俩是无爱的婚姻 想到部长位高权重肯定很多巴结的人 就有人想用美色讨好他以为反正他家那位不是个事儿 然后被部长一个鄙视的眼刀砍死 




脑洞是我的,角色不是。




原本想的标题是:Things they didn't know (but now they do),但太长了lof打不下 马德腊鸡(。




我已经不知道lof是抽什么风了,为什么纯洁到这种程度的文....一发出来就被屏蔽....


所以




正文点我

【酒茨】生无可恋

好吃啊啊啊啊啊啊

酒不醉人:





差不多就是一个酒吞中了诅咒,会不由自主的做出与真实想法相违背的事情的故事吧~


「」是酒吞的真实想法,“”是酒吞的实际行动


抽到茨木小天使什么的,果然还是放弃吧(ಥ_ಥ)


只要能让他们在文里甜甜甜就好!


“所以茨木小天使,你别来,真的别来!”


「你快来啊!你快来啊!我已经承受不来!」


 


清风朗月,最宜小酌。


酒吞童子枕着鬼葫芦,惬意的醉着酒。空山寂无人,只有溪涧中的木芙蓉,纷纷开且落。悠然的落花倏然被一阵妖气惊散,飘落在他额间。酒吞童子不禁皱起眉头,那个烦人的家伙又来了。


他的酒依旧没醒,眼皮沉甸甸的坠着,睁也睁不开。但是他的身体已经习惯性的自发行动起来,朝着与鬼气相反的方向移动。


酒吞童子没走出多远,就感觉撞到了一具高大的躯体,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:“吾友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


他竟然走错了方向,酒吞童子微微有些诧异,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,毕竟避开这个恼人的家伙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本能了。他下意识的推拒着面前的白发大妖怪。


「走开,你这讨厌的家伙!别再来烦本大爷了!」


“你这家伙怎么才找到我,本大爷都想你了。”


「……」


他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……然后酒吞童子可以肯定他确实说了,因为茨木童子激动的回抱住了他。


“对不起,我的挚友!是我的过错,我保证以后一刻也不离开你,绝对不给你想我的机会!”


对,是回抱。酒吞童子拼命的睁开沉重的眼皮,然后发现自己竟然紧紧的搂着茨木童子的脖子,因为醉酒身体无力的挂在对方的身上。茨木童子也紧紧的搂着自己,帮助自己倚靠在他身上。对方那傻气的笑脸几乎都要贴到了他的脸上。


酒吞童子不得不承认自己简直承受了鬼生以来最大的惊吓,他以200+的速度立刻就要退开,已经顾不得自己就要狼狈的摔个狗啃泥。


可惜实际上他并没有摔个狗啃泥,他不仅没有摔,还惊恐的发现,自己竟然将对方搂的更紧了,甚至主动把脸靠了过去,然后蹭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。


酒吞童子心中升起一阵战栗,他简直不敢去想那个柔软的东西是什么。然后他的身体非常诚实的告诉了他,没错,不仅含咬着告诉了他到底是什么,甚至还伸出舌尖勾勒出了具体的形状。


自己在亲吻一个臭哄哄,硬邦邦的大老爷们。这个认知让酒吞毛骨悚然,由内而外的生出一股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厌恶。虽然实际上,茨木童子尝起来并不臭也不硬,他的嘴唇很柔软,甚至还带着一股果子酒的甜味。


不过他自己的身体不知道在发什么疯就算了,最让酒吞童子气愤的是,被他强行吻住的那家伙竟然不会躲开也不知道反抗,只会眨巴着眼睛无辜的看着他。


酒吞童子不知道自己吻了多久,反正直到嘴唇都麻木了,厌恶的感觉都消磨殆尽了,甚至无所事事的开始考虑明天要去哪里喝酒的时候,才终于得以放开了对方。


酒吞童子立刻如蒙大赦,但是他不敢再随便乱想了,他已经注意到身体似乎不随他自己的控制而行动。只敢小声的骂了一句。


「你这家伙!」


“你这家伙!”


然后他惊喜的发现,自己可以自由的表达了,他立刻大骂道:「为什么不拒绝,你不是自称是本大爷的友人吗!你见过这样诡异的友谊吗!」


“为什么不回应?你不是本大爷的挚友吗?难道你的友谊就这样而已?!”


茨木童子显而易见的慌乱了起来,他立刻向自己的友人表达了自己的友谊一定是更深入,更持久,更让人无法呼吸的。


然后还自信满满的向他邀功:“感受到我的诚意了吗?吾友!”


事情到底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……酒吞童子大喘了几口气,绝望的想到……


「你杀了我吧……」


“你爱上我吧。”


“当然!吾友,我当然爱你!”茨木童子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表示让他放一百个心。


生无可恋……酒吞童子绝望的打开鬼葫芦想要喝口酒压压惊,然后下一刻,他就将鬼葫芦扔了出去。


鬼葫芦完全没有料到这飞来横祸,在草地上翻滚了几圈,龇着一口森森的鬼牙朝着他哀鸣起来,酒液汩汩的流出,宛如在悲泣。


酒吞童子也是十分心疼。那可是他的鬼葫芦,他最忠实的挚友,陪伴他走过最长久的岁月,从没有离开过他一时一刻,是他最不会舍弃的存在。但是他现在甚至做不到去把他捡起来。


庆幸的是茨木那个家伙还算有眼力,立刻将鬼葫芦捡了起来,抱在胸前,小心的安抚着:“放心,吾友不是不要你了,他肯定是想递给我,但是我没有接住,抱歉抱歉!”


还挤眉弄眼的对着他笑笑:“吾友,你终于把鬼葫芦借给我看啦,太好了!”


鬼葫芦还是可怜兮兮的在茨木手里呜咽着,祈求着他的抱抱。酒吞童子努力克制着不说出什么奇怪的话,以沉默表示肯定。


鬼葫芦终于安静下来,委委屈屈的缩在茨木童子的怀里。茨木童子挠挠头,不太好意思的开口道:“吾友,你可愿随我去拜访晴明。”


安倍晴明,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酒吞童子是拒绝的。但是眼下他的困境确实只能依靠那个讨厌的家伙解决。看来茨木童子那家伙是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了。


不过他也早该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了吧。开什么玩笑!自己怎么可能会想他,更加不可能去吻他了!


由于酒吞童子对安倍晴明下意识的厌恶和心理抗拒,他终于如愿以偿的点头同意了。


 


“晴明!晴明!你在吗?”


听到茨木童子那标准性的声音的时候,晴明正在院子里给自家狐狸勾脸。他的手下意识的一抖,那一笔眼线直接画到太阳穴去了。


晴明很惆怅,一个大麻烦又上门了。


妖狐也很惆怅,他麻利的躲到了晴明的身后,那个对他垂涎三尺的家伙又来了。


果然,茨木童子踏进院子的时候眼前一亮,立刻兴冲冲的拽了拽酒吞:“吾友,你看那只狐狸,是不是香甜可口?我看你今天精神不太好,不如吃了补补吧。”


酒吞扫了一眼,蓬松松的大尾巴,紫色的尖耳朵,瑟瑟发抖的躲在晴明的身后,看起来是挺好吃的。他下意识的想点头,然后狠狠的打开了茨木童子的手。


“你这只妖怪怎么那么坏!狐狸那么可爱,怎么可以吃狐狸!”


狐狸瞬间露出了如遇知音般的感激微笑,茨木童子哈哈的傻笑起来,开始赞美他的爱心,只有晴明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,狐疑道:“酒吞,你……你怎么也来了?上次不是还说绝对不想再看见我的脸?”


「没错,当然不想看见你,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!」


“哈哈哈!这不是晴明吗,终于又见到你了,平安京最伟大的阴阳师,本大爷最欣赏的人!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一人一妖一狐都无语的看着他,就连酒吞自己都想无语自己。


晴明同情的看着他:“好了,你不必解释了,我明白,你是疯了。”


「……」


酒吞童子,此生第一次,赞同了,安倍晴明的观点。


在经过了尴尬的碰面后,安倍晴明将他仔细检查了一番,一合扇子,下了结论:“看来鬼王是中了诅咒。”


他沉思了一下,接着道:“五十年前,平安京的一位公主对心上人求而不得,特意请求当时滞留在平安京的玉藻前创造的一种诅咒。”


他打趣的扫了酒吞一眼:“一般是少女下给求而不得的心上人,可以让人的身体做出与真实心意相违背的举动,以求将心上人留在自己的身边。”


酒吞童子心急如焚,他并不想听晴明讲什么诅咒背后的浪漫爱情故事,他只想知道解开的方法是什么。不过他却问不出来,幸而有茨木,他第一次这么庆幸茨木在自己身边。


“可有什么办法解除吗?”


茨木童子问的异常认真。自从知道自己的友人中了诅咒以后,他整个妖都严肃了起来。酒吞童子几乎都可以断定,如果晴明说杀死施咒人就可以解除诅咒,那么只怕他立刻就会冲出去把自己的仰慕者全部杀了。


不过晴明只是怜悯的摇摇头:“解除的办法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回到以前的样子。”


这算什么……


酒吞懵了,他要是能凭自己的力量解开诅咒,他还来这里干什么……这个垃圾阴阳师……


“所以本人推荐心理暗示法,”晴明诡异的笑着晃了晃扇子,“你可以强行催眠自己去喜欢自己以前讨厌的事,让身体与之相背,以做出与以前相同的举动,那样就可以解除诅咒了。”


说完他还把茨木童子拉过来:“比如你可以对着茨木试试,暗示自己是他的挚友什么的,看看有没有效果。”


酒吞童子对着茨木童子期待的脸,开始告诉自己,我们是挚友,我们是挚友,我们是挚友……


然后在下一刻,当着安倍晴明的面,他抱着茨木亲了上去。


“哟~”


一人一狐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,接着开始鼓起掌来。


可恶!安倍晴明那家伙绝对是在耍自己,他要杀了那家伙!


于是他骑到了茨木的身上,开始扒他的衣服。


生无可恋……


 


“茨木。”


酒吞唤了茨木童子一声。茨木童子本来正在庭中的樱木下把玩萤草的蒲公英,试图把上面的毛毛吹散。听到他的呼唤,立刻兴冲冲的跑过来,接着用力的亲了他一下,然后才笑眯眯的等着他说话。


酒吞童子深感这实在是有伤风化,不过仔细想想又好像没什么不对。毕竟他们俩已经在晴明家大大小小的七十五个式神面前接过吻了。那些小妖怪早已经度过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起哄八卦期。这不,那边的帚神该扫地扫地,那边的狐狸该勾脸的勾脸,连眼风都没有妖扫他们一个。


甚至连前来拜访晴明的红叶都见过了,而且她一直是鼓掌鼓得最用力最响亮的那一个,也是唯一将这个习惯保留至今的一个。


生无可恋……


自从酒吞忍不住每次对着茨木童子说话以前都要吻他一下以后,茨木童子就开始每次说话之前都要抢先吻他了。毕竟那个一根筋的家伙要向他展示自己的友情更深入,更持久,更让人无法呼吸,甚至连次数都要更多。


酒吞童子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事,他就是想喝酒了。茨木童子也十分机灵,不需要他说就兴冲冲的从鬼葫芦中倒出新酿的神酒给他尝。


自从他们在晴明的院子里住下以后,茨木童子就热衷于用鬼葫芦给他酿酒,毕竟他自己无法再碰鬼葫芦。这也是他近来唯一舒心的一件事,酒吞自己酿造的神酒只是因为注入了妖力而成为神酒,而茨木酿造的神酒却是用了各种各样的野果花蜜,真正带有一股酒的醇香,而且千般滋味,各有不同。


这一次的神酒尤为可口,酒吞童子非常想惬意的舒一口气。这份久违的惬意让那个抱着鬼葫芦满脸期待的家伙都顺眼了许多。


好歹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大妖怪,此时却傻里傻气的歪着头,头上的角还勾住了帷幕下的流苏,脑袋微微一晃浅色的纱帘就落下来盖住了那颗不安分的脑袋。


这家伙,酒吞童子忍不住在心中笑了一声,倒是傻的有几分可爱。


“碰!”酒碗就地上砸碎了,酒吞童子听见了自己的声音,“什么鬼东西!难喝的要死!这味道真是让人恶心!”


茨木童子愣住了,酒吞童子也愣住了。酒液溅在了茨木呆呆的脸上显得更加傻气,让酒吞忍不住想伸手为他擦掉,然后他狠狠推开了对方。


“你这家伙离本大爷这么近干什么,烦死了!快滚开!”


酒吞童子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烦躁,茨木童子在愣住以后却居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来:“吾友,你终于恢复正常了!”然后听话的退远了。


烦躁。十分烦躁。恨不得把那个退开的家伙抓回来打一顿。


就连酒吞自己都觉得自己刚才太过分了,那个家伙却觉得自己恢复了正常,难道在他心里自己本来就是如此过分的人吗。


那个笑容多么的虚伪,酒吞童子真想打到他永远也无法露出那样的笑来。可是他依然做不到,在经历了初时的刺激后,他再一次由衷的痛恨起了这个诅咒。


 


在所有妖的眼中,酒吞童子又恢复了以往的正常,就连廊下的鬼灯笼都飘来飘去的恭喜他。只有酒吞自己知道他没有,他依旧无法做到想要做到的事。


茨木童子依旧陪他住在晴明的院子里,但是他不再主动亲吻他了,也不再为他酿酒,甚至总是乖巧的与他保持着三尺的距离。


形势一直没有好转,直到红叶再次来到晴明家的那一天。


小妖怪们簇拥着他到了红叶的面前,而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把他推到红叶的面前干什么。直到他用余光瞥到了茨木,他也站在小妖怪里面,他没有跳出来叫嚣着让他不要沉迷于女人,反而只是平静的微微笑着。


酒吞童子的怒火在这一刻冲破了天灵盖,直上九重天。大概无论什么样的诅咒在他这一刻的愤怒中都消失殆尽了。


他气势汹汹的走过来,一把拽过茨木童子,就狠狠的吻了上去。


周围又响起了“哟~”的声音,和那熟悉的响亮的鼓掌声。但是酒吞却一点都不在乎了。然而最令人郁闷的是茨木童子第一次挣开了他,然后大声喊到:“晴明!晴明!快来!吾友他又中了诅咒!”


这个笨蛋……


酒吞童子阴沉的扶着额,真是生气到爆炸。


他恶狠狠的拽住茨木童子的领子,凶巴巴的命令道:“把头低下来!”


“啊,为什么?”


虽然疑惑着,白发的大妖怪还是乖乖低下了头。酒吞满意的俯视着那张呆呆的脸,低头吻了下去。


「因为踮着脚很累啊,笨蛋!」


 


酒吞,上吧!让茨木知道什么叫什么叫做真正的更深入,更持久,更令人无法呼吸,就连次数都更加多!(ง •̀_•́)ง



我一个小帚神还能说什么

exo me??

查无此人:

写个小短篇。答应的车还是会发的嘻嘻!


酒吞仇恨达成,我这辈子抽不到酒吞了【手动再见】


小学生文笔,流水账,有点虐








1


我是一个帚神。


一个与众不同的帚神。


我不是狗粮,我是一个六星帚神。


我自豪,我骄傲,我一个大扫除对面死一片。


我是阿爸最爱的崽。


哦,我阿爸是晴明,那个“万恶之源”晴明。


 


2


我的好兄弟灯笼鬼一直很羡慕我。


毕竟我是N卡之荣,所有N卡都以为我榜样奋斗努力。


只有阿爸看到我的时候会叹气。


因为我身体里有一只ssr。


传说中的茨木童子。


是的,我吃了一只茨木童子。


他还是自愿的。


 


3


什么时候吃的他我已经忘了,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
阿爸其实挺黑的。


哦不,应该是非常黑。


身为一个非洲酋长平时也没有什么追求。


抽个清姬都能开心半天的酋长。


我那时候负责扫地,每天勤勤恳恳的扫地。


阿爸带着草爹和河童他们回来就会赞许地摸一摸我的扫帚柄。


“继续努力。”


我狂点头,扫起一地落叶。


 


4


那天我在院子里看天邪鬼青妹妹放风筝。


忽然就听到院子里一阵欢呼。


凑热闹地往里看,发现阿爸激动地拽着源博雅的衣角。


“快打我一巴掌!我没看错吧!茨木!是茨木!”


听着阿爸的欢呼,我看到了茨木童子。


传说中的恶鬼,大妖,ssr大佬!


我仰望着这个ssr,不由也发出了赞叹。


真特么帅!


 


5


茨木童子来了我家之后阿爸就开始了各种肝。


他牵着茨木童子刷觉醒刷御魂。


每天我都看到他在院子里死磕鱼子寿司,磕得生无可恋。


很久以后阿爸都对鱼子寿司有点过敏。


茨木童子就安静地坐在阿爸边上。


他不说话,从他来我们家就没有说过话。


这好像和小妖怪们传说里的茨木童子不太一样。


依稀记得他是个酒吞童子吹来着?


见谁都要先安利一下对吧。


 


6


等茨木童子终于满级觉醒,带着极品破势一巴掌秒一片后。


阿爸特别激动地请了我们所有人吃红达摩。


厉害了我的哥,红达摩,想都不敢想。


于是我扫地扫的更卖力了。


然后茨木童子说了他的第一句话。


“吾想消失,彻底消失。”


阿爸一脸震惊,源博雅一脸日狗。


神乐小姐姐牵着八百比丘尼的手明显紧了一下。


“崽,你再说一遍?”


茨木童子又重复了一遍。


阿爸生无可恋。


 


7


茨木童子果然是大妖,大妖说话的气势就是不一样,阿爸都要抖一抖。


“吾友酒吞不需要吾,吾便不必要再存在了。”


我边上的草爸爸张大了嘴。


草爸爸以前见过茨木童子,还在大江山的时候。


她说那时候的茨木童子见谁都要说吾友真是妖界最强的王者!


吾要把自己奉献给吾友!


反正痴汉之力把她手里的草都吓掉了。


这不是现在的茨木童子。


那时候的茨木童子强大,自信,虽然追逐着酒吞童子但是他依旧是耀眼的太阳。


现在这个,有点颓废。


 


8


提出请求后阿爸没有答应,而是出去时都把茨木童子留在了家里。


那么强大的妖怪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。


我每次去庭院里扫地都战战兢兢怕这个大佬不顺心把我捏死。


茨木童子并不会理会我们。


只是偶尔会和惠比寿老爷爷一起喝喝茶。


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喝酒。


我的哥,那可是源博雅的珍藏!


 


9


惠比寿老爷子有次和我们说茨木童子已经把自己过成了酒吞童子。


这句话好深奥,我听不懂。


只能和大家一起似懂非懂的点头。


反正就是好厉害的样子。


 


10


我的非洲阿爸比较苦,好不容易盼来的ssr想销毁自己。


只能天天拖着R卡战队。


晴明心里苦,晴明不说。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阿爸看茨木童子快在庭院坐成另一棵樱花树。


“茨木大宝贝,你就真的这么在意酒吞童子么?”阿爸问他。


“吾友已经彻底不需要吾了。”


“吾再也不能站在他身边,或者陪他喝酒了。”


“吾友打败了吾,也不需要吾的身体,吾无处可去无事可做。”


“请你让我消失,也算满足他的愿望。”


 


11


原来酒吞童子还是与茨木童子打了一架。


茨木童子十分激动地让他支配他的身体。


酒吞说了句:“那汝给吾消失,吾看汝看得烦。”


于是茨木童子走进了阿爸的召唤阵。


哦,可怜的阿爸,你唯一的ssr还是别人不要的。


 


12


阿爸是个好阿爸。


好阿爸觉得既然自己的式神心意已决,不如从了他。


然后,是的,我就吃了茨木童子。


 


13


阿爸心痛,看着我就像看到茨木童子。


我摸摸自己的头上也没张角啊。


ssr味道好像也就是这样嘛。


阿爸把茨木童子留下的御魂给了我。


然后,我,帚神,成了一代N卡战神!


 


14


可能是因为身体里有茨木童子的原因。


我或多或少有了些他的记忆。


大妖到底是大妖。


记忆里都是金戈铁马,牛逼得要死要死。


我好像看到那个号令万鬼的鬼将了。


哇,真的好风光!


 


15


其实我挺奇怪的,为什么茨木童子的记忆里没有酒吞童子了。


我怎么都感觉不到酒吞童子在他过去存在的证据。


有时候我会刻意去想,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止了。


算了,反正现在茨木童子也回不来了。


我不如好好替他活着吧。


 


16


很后来很后来,我见到了酒吞童子。


他来我们家,问阿爸有没有见过茨木童子。


阿爸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。


他摇头了。


我诚实的阿爸摇头了。


酒吞童子好像有点失望,也就那么一点点。


“吾忽然想找他喝个酒,却不见了人。”


已经保持扫地习惯的我也在庭院。


看到酒吞童子的那一刹那觉得胸口有点热。


有什么要跳出去了。


奇怪了,妖怪明明没有心啊?


 


17


酒吞童子走前好像看了我一眼。


像要确认什么。


我却害怕他强大的妖气躲了起来。


胸口还是好烫好烫,帚神我要着火啦!


“算了,找不到他也无所谓。”


看着酒吞童子轻松离去的背影,胸口的灼热消失了。


冷冰冰的,冷的有点过了。


你看我就说妖怪是没有心的嘛。


 


18


后来再后来,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酒吞童子。


我已经是那个N卡战神。


我的非洲阿爸也再没有抽到过ssr。


庭院依旧风平浪静。


我还是按时清扫落叶。


就好像那日狂风大作,一身铠甲,赤角白发的大妖从没来过一样。


 


19


我一个小帚神还能说什么呢?


 



【冬铁】甜甜圈和黑布林 CH7

真的甜到我忍不住转一发了

六王爷的霸道总裁:



7.




May. 9




Steve最终还是找到了我。




没能逃脱,再次造成大麻烦。




上一本锁在抽屉里,时间紧迫,不能回去取,只好换一个新的。




这是第一次与Steve的朋友们相处……他有很多非常忠诚的朋友。愿意为他背负枷锁,就像Steve为我做的那样。




Tony Stark,是这样拼写吗?我不知道,他应该是Steve最好的朋友,不止一次的被提起,却被我搞砸了。




那个男人,很厉害。我打不过他。我和Steve两个人,都不能打过他。




他明明……穿着那样的三件套,眼神……他怎么敢,他怎么能挡下那发子弹?




脆弱。强大。矛盾。




我不应该对他粗暴。Steve也不能。我做错了,Steve也是。也许还有机会,我会好好道歉。有些好笑,我几乎是不想让他,让他们,所有人原谅。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奢求被原谅。即使给自己找再多的借口,事实就是事实,鲜血和记忆,没办法篡改。




……失去亲人的痛苦,难道不是最应该在朋友的陪伴下渡过吗?Stark,肯定有很多朋友对吧。




而我只有Steve,所以占用一下他应该也不算太过分。




可是,在西伯利亚的冰原上,他的表情,为什么那么绝望?




May. 26




时间过得很快,尤其是在无所事事的时候。Steve回去纽约,但他不让我一起。我能理解。在这里……很好,我只是有些无聊。




单手做事情越来越熟练,神奇的是,机械臂没有了之后,噩梦竟然变少了。




说到梦……昨晚第二次梦到Stark,还是在西伯利亚,我忘不了那个眼神。




Jun. 11




Steve又去了纽约。他说见到了Tony……Stark。




新闻上在播,他占据了好几版的头条。他看起来还不错,脸上的伤口已经完全都好了。或许是为了上镜而打理过了?我得说,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。我以为我已经长得很好看,比Steve更好看。但Tony Stark,我都要承认他比我更好看了。




……我在写些什么。




Jun. 30




我要开始怀疑,有没有一种特殊的心理学名词,专门用来描述杀手爱上仇人之类的。不是有一个叫做斯德哥尔摩吗?




等等,我是用了“爱”这个字眼吗。




……好吧,顶多算是关注。




也许有点过度关注。




Jul. 9




早晨训练的时候听到电台里说今天狮子座会有惊喜出现。




晚上Steve回来说Tony邀请他回到复仇者联盟。




???




我没问出口,能带上我吗?




Steve应该会带上我吧???




他肯定会带上我。




Jul. 10




去Steve房间把他拖起来确认了一下。




……我竟然,高兴?的,睡不着了。




Tony Stark.




See you soon.




******




“生命体征正常。固定带确认,设备调试确认,器械确认。”




“准备好了吗?” 




Bucky躺在手术台上,朝帮自己输液的护士眨了眨眼睛。




“Ann,你先过来一下。” 刚给电极消完毒的男人明显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。Bucky笑起来,Tony穿无菌服的样子实在有些滑稽。




“笑笑笑,” Tony接过麻醉面罩扣下来,“睡吧你。”




淡淡的苦涩涌进呼吸道,Bucky在闭上眼睛之前用唇语,“相信你。”




特别设计的电极挨个贴在头部的不同位置,Tony启动信号转换设备,瞬间金属片中无数的纳米管深入皮下到达神经元,建立起连接。




同时,Bruce和两个助手垫高Bucky的左肩。手术刀划开皮肤,一根根剥离与钢铁残肢纠缠的神经干。一旁的密封箱,早就秘密设计完工的仿生义肢浸润在生物凝胶中。




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。




******




Tony心里很乱。




手术很顺利。长达数周的信息采集,所有一切成果比他想象的还要好。Bucky大脑中的记忆被迅速定位分类处理,跳跃读法让他们几乎没费什么劲儿就找到了洗脑部分的记忆,交叉比对的重合率几乎是100%,Tony毫不犹豫地释放药物进行清除。




他在意的,是其他。




盯着屏幕上闪烁跳动的波形,Bucky的回忆。不怎么好的那种。不用等匹配结果出来,Tony就能说出这是什么。那些数据他反反复复看过太多遍。




Bucky以前究竟是什么样子啊。




存在于Steve的只言片语中的,那个风流公子哥,阳光的,爱开玩笑,始终挂着笑意的——




没有阴影,没有伤痛,不曾经历残忍。




Tony捏紧了手指。




他知道自己是在冒险。删除的记忆越多,可能被错误识别导致误删或者影响的记忆也就越多。而他答应过他……




机会只有一次。Tony说服自己。他凝视安静平躺的男人,他是无辜的,不应该承受这些。救赎的机会,只有一次。




你要相信自己。




Tony下定决心。




他要用这种方式,代替整个世界,彻底的原谅他。




******




Jul. 12




时隔62天,我又再次见到他。




Tony Stark.




Steve还在担心。我倒希望他把愤怒发泄在我身上。




但是,在他身上我嗅不到仇恨的味道。只感受到疲惫,茫然,脆弱。




这无疑让我更加自我厌恶。




为什么他不恨我?为什么他不再对我兵戈相向?为什么,为什么他不再抱有那种强烈的情感了,对我。




我不想要这样的原谅。




Jul. 26




是我错了,Tony Stark,他没有变得冰冷,他只是会伪装。




我也许也在下意识的伪装。




Jul. 30




他可爱的时候真的是特别可爱,哈哈哈。




Aug. 4




我有没有可能……




不要要求太多。Barnes,Tony对你来说太好了。




Aug. 5




我收回昨天的话,不对,我收回昨天的想法。




Tony对我来说太好了,没错,但是我要他。




Aug. 13




Tony似乎找到了治愈我的方法。




Aug. 25




跟他在一起工作好辛苦。




痛并快乐着。




我从来都不敢让自己回忆,那些东西像一个无底洞,吞噬一切。但强迫之下我竟然发现,其实并没有那么难。我接受自己双手沾满鲜血的事实,并为此忏悔。在那之前,依旧有一些零星的,美好的记忆碎片。




包括现在进行中的,与Tony创造的,最好的记忆。




******




一个很深很深的梦境。




Bucky像是掉进了重重漩涡,被带着旋转下坠,眩晕感主宰一切。




然后渐渐地,螺旋变窄,速度减慢,他平稳的滑入下一个梦中,潜意识深处的念头告诉他,你已经解脱了,没有什么再能压迫你的心脏,可是那些都是什么?曾经存在的,黑暗的,沉重的……




Bucky醒过来。




过强的光线一下子涌入,他反射性地眯起眼睛。




“Bucky?”




视力很快恢复,连同意识一起回到大脑的还有断断续续的回忆,他接受了手术,为了忘记——为了忘记什么来着?




Bucky睁大了眼睛。




“Steve.”




金发男人听到他准确无误地叫出自己的名字,松了一口气。然后几个脑袋争先恐后地从他身后冒出来。




“Wanda,Sam,” 他在紫色皮肤的人造生物上停顿了一下,“Vision.”




然后他盯着面目和善的博士,努力拼凑记忆。




“……Bruce.”




这下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


除了远远靠在门边的Tony。




他被内心不确定的恐惧支配着,难以再向前一步。其实他恨不得取代Steve的位置第一个出现在醒来的Bucky面前,接受命运的审判。但他又如此胆怯,想要永远藏起来,永远也不用面对接受现实的一刻。




而此时Bucky的目光越过众人,定定落在他身上。




他没有开口。Tony的心开始往下沉。一时间房间里气氛凝固。




“Tony,过来。” Steve打破死寂。




“Tony,过来。” Bucky紧接着说了一模一样的话。




“怎么,要别人提醒才能想得起来我叫什么?” Tony强撑着迈步,拉扯出一个戏谑的笑。他十分确定自己的表情实际上比哭还难看。




“不。” Bucky抬起上半身,探出的指尖堪堪够到Tony袖口,Tony毫无防备,被他拉的一个趔趄。




固定后颈的力度不容挣脱,Tony刚张开嘴,就被另外一个干燥微凉的物体堵住了。




这是…一个…吻吗?




“我记得,” Bucky贴着他的双唇,语气坚定,“我记得,Tony Stark,我爱你。”




Tony的手在他背上收紧,指甲深深嵌进掌心,才勉强压抑住胸口翻涌的酸涩。




“…果然够混蛋。”




Tony Stark很骄傲,他不是这个屋子里第一个憋不住眼泪的人。




-TBC-






宝贝儿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我要让吧唧忘掉Tony呢,我觉得这想忘也忘不掉啊!!!因为我小小的虐了一下好多人要打死我hhhhhhh不爱我了吗,那我发糖呢?




哦对了私设是吧唧哥哥内战后没有被冻起来,我第一章就想说了,一直忘一直忘……。





Live Long And Prosper 愿你在每一个平行宇宙里都璨若星辰

很严肃地说 我可能真的没办法再ship盾铁了 甚至我觉得连妇联3都不要拍了 除非他们俩随便一个不在团队里 否则两个人的关系破裂到那种地步 还横亘着杀父母之仇 怎么圆?不如不见

呜呜呜呜呜呜呜

别担心我不咬人w:

一大早炸成了烟花,带入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……我不管我就是要画,我就是要画呜呜呜……(跪)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西安双雄

怕只怕07年的你们会被淡忘 因为曾经那么美好